会员专区
城市研究
城市发展报告
城市状况报告
城市论坛
研讨座谈
专家团队

会员专区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城市研究 > 城市论坛 > 研究探索 > 正文

社会管理重在把“人”字写好

发布时间:2011-11-30 来源: 点击次数: 打印 作者:CAM 字号:


社会管理重在把“人”字写好

 

近日在京召开的2011中欧社会管理论坛上,国内外专家学者就中国社会管理中的热门话题展开热烈讨论。一方面,专家们认为,加强社会管理已经成为摆在中国各级政府部门面前的一道必答题。另一方面,欧洲的社会建设与管理经验,能给中国带来诸多有益的启示和借鉴。众多国内学者表示,要立足我国国情,借鉴其他国家经验教训,不断根据新形势、新情况、新问题,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。

破解流动人口管理难题

随着我国城市化的步伐加快,越来越多的农民走进城市。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陆学艺说,近10年来,我国的城市化率每年提高1.35%。今年将达到城镇人口超过农村人口的转折点,“这使我国真正实现了几千年来没有过的大变局,实现了中国社会结构的大变迁”。

这样的“大变迁”,为我国城市经济的发展带来了动力。农民工为城市发展提供了大量劳动力。陆学艺认为,这是我国经济突飞猛进的主要原因,但这种大变迁也给社会管理带来了挑战。

首先,大多数农民工没有享受到应有的公共服务。北京行政学院社会学教研部主任嘎日达表示,过去,我们按照户籍管理提供公共服务,农民工在户籍身份上属于农业户口,却在城市从事二三产业,在享受公共服务方面存在缺失。虽然我国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加以扭转,但农民工仍在城市里面临着与城市居民不对等的公共服务待遇。

其次,农民工在融入社会时还存在难题。嘎日达说,在经济层面上,农民工与城市居民在收入、住房上有较大差别;在心理、归属感、行为模式等方面,也与城市居民有区别。

嘎日达表示,总体来说,对流动人口的治理结构需要进一步优化,目前管理主体不到位,缺乏灵活性、协作性、主动性,条块分割的情况,制约了政府部门对流动人口的调控功能,而且各部门之间也较缺乏配合,这都影响了对流动人口的管理质量和效率。

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陶然认为,应当加大对农民工的培训,提高他们的劳动技能,让他们获得更高的劳动报酬。同时,要促进农民工与其居住社区的融合,通过加入工会组织,甚至加入本地党组织、团组织,提升农民工的社会参与度,创造更加和谐的社区环境。

政府要发挥主导作用

政府在社会管理中的作用尤为重要。国家行政学院常务副院长魏礼群在阐述“进一步完善社会管理工作格局体系”时强调,社会管理体系的主体是政府管理,在强调领导核心作用的同时,要强化政府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,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,按照优化结构、提高效能的要求,健全政府职责体系。办好主要由政府承担的社会管理和公共事务。

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应松年认为,政府在社会管理中,首先要充分认识我国正处于社会矛盾多发的时期,要着力解决民生问题,从源头上减少和化解矛盾。

既要靠投入,也要靠创新。应松年说,从创新上来讲,应该包括收入分配机制的创新、就业渠道的创新、社会保障机制的创新以及社会管理的创新。将社会管理建立在以人为本的基础上,更新社会管理理念,扩大社会管理主体,转变社会管理方式,将社会管理纳入依法治国、依法行政的轨道。另外,社会管理的理念要从管理向服务转变。建设服务型政府,关键是深入推进政府职能转变。

北京市委常委梁伟表示,政府在进行社会管理时必须要重视服务,“社会管理的对象是人,服务到位了管理才能有基础,因此强化政府社会管理职能,必须牢固树立服务意识,把服务贯穿于转变职能、明确责任、改进管理、提高效能的各项工作中。在服务中实施管理,在管理中强化服务。从北京近年来的实践看,就是要重视就业、教育、社会保障、医疗卫生等社会建设的制度安排,这是民生之本。

“还要进一步加强社会公共服务体系建设,进一步探索深化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体制机制,调动社会各方面的力量,特别是各类社会组织和民间资本参与公共服务。”梁伟表示,更加主动地为社会不同人群,特别是生活困难群众、无业人员等特殊人群搞好服务。

南京市社会建设工作委员会书记许宏表示,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为政府职能转变明确了方向,即政府职能重心要由“经济”转向“社会”,最终实现由管理型政府向服务型政府的转变。

立足国情设计福利

“北欧在就业方面有很好的保障,你可以参加培训和教育,并重新找到工作”,“我们有很好的托儿所和养老院”……

但许多来自欧洲的与会代表认为,欧洲在社会管理方面也面临挑战。正如法国国民议会副主席伊丽莎白·顾瓦格所说:“社会管理不是一件容易事。”

瑞典也有由于产业转变而产生失业的情况。瑞典议会议员托马斯·厄斯特罗斯表示,瑞典造船业非常发达,而世界竞争使瑞典造船业优势逐步消失,现在瑞典更依赖高技术产业和服务业,而这种变革使瑞典一些地区就业堪忧。

托马斯·厄斯特罗斯认为,要使普通人成为变革的受益者,这其中,教育机会非常重要。另外,瑞典也鼓励失业人员重寻工作,并给劳动力市场给予政策保障。

伊丽莎白·顾瓦格表示,法国福利制度的贡献者越来越少,但需求却在不断增加。法国在社会治理方面的挑战,首先是如何满足公民的需求;其次是如何确保想达到的效果,使公共部门和公民之间相互信任,减少社会矛盾;第三是社会管理要对公民的基本要求作出反馈和回应。

中国人民大学原副校长、社会学教授郑杭生表示,一定要对福利制度有一个全面的认识和把握。我国现阶段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福利制度的过程当中,既要改变“补缺型”的社会福利状态,也要吸取福利国家的教训,不再走福利国家普遍高福利的老路。适度普惠是现阶段推进我国福利模式的必然选择。

(来源:《中国市长》2011年第11  源自:中国经济导报)


[关 闭]
上一篇:已经是第一篇了 下一篇:城市精神,提升城市魅力

中国市长协会主办

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ICP许可证号:1101080598   您是第 位访客

友情链接 Powered by Xinhongru